断开人际 4 纠结:要自立、别讨拍!

断开人际 4 纠结:要自立、别讨拍!

职场上,你最常遇见哪些人际困扰?
《Cheers》杂誌特别专访跨国畅销书《被讨厌的勇气》两位日本作者,
提供台湾工作人「阿德勒式」的实用心理解方。

「所谓的自由,就是被别人讨厌!」

以《被讨厌的勇气》一书红遍全亚洲的日本作家岸见一郎与古贺史健,将心理学大师阿德勒(Alfred Adler)的学说巧妙地转化成实作指南,提出「所有烦恼,都是人际关係的烦恼」、「不以满足别人的期望而活,才能得到真正的幸福」等主张,就像当头棒喝,敲到读者的盲点与痛处。日本知名推理作家伊坂幸太郎形容:「书中许多句子都令人眼睛一亮,或是感到惊愕,最后竟然哭了出来!」

《被讨厌的勇气》系列着作一举成为台、日、韩 3 国畅销书,连带地,全亚洲也掀起一股「阿德勒旋风」。

岸见一郎是哲学家、日本阿德勒心理学认证的谘商师,兼具理论与临床经验。古贺史健则是知名写手,1973 年次的他,初入职场时,就历经日本经济泡沫化的冲击,对政经情势与工作人心理间微妙的牵动,有深刻而敏锐的观察。

《Cheers》杂誌特别专访两位作者,针对台湾工作人最常遇到的亲子、上司、三明治主管、同事等人际关係困扰,提出「阿德勒式」的实用心理解方。

岸见一郎指出,比起家庭,职场上的人际关係更为複杂。组织中,不分职位高低的每个成员,都要勇于打破伦理辈分的包袱,直接沟通,说出心中感受,才能共同建立愉快而且有效率的工作环境。

古贺史健则认为,人际关係只是把工作做好的「过程」,如果花过多心力让人缘变好,导致最终无法达成工作目标,就是本末倒置,误解了「职场」的真正意涵。

在东方教育之下,父母容易把孩子当作是自己人生遗憾的弥补,怀抱过多期盼。即使孩子已进入职场,父母依旧喜欢下指导棋,让许多年轻人感到绑手绑脚,无法真正「做自己」。年轻人该如何抛开来自于原生家庭强加的框架?

古贺史健分析,东西方社会对于「家族」观念的诠释确实有本质上的不同。西方家庭以夫妻关係为核心,双方都是成熟的个体,孩子则只是「客人」,长大后终究要离开,自立生活。

东方家庭则建筑在亲子关係上,彼此互相依靠,脐带强韧、不易斩断,因此,父母才会把孩子当作家族财产,以及弥补人生遗憾的工具。而现代人该年轻人自认已能自立,应该勇敢向父母亲说出:『这是我的人生,请让我自己做决定!』这句话。」岸见一郎直接了当地说。

不管是选工作或换工作,都是孩子的人生,父母亲没有置喙余地。年轻人一旦进入职场,就代表已经成年,父母如果还像对待幼儿一样,凡事指指点点,就是在主动挑起不必要的冲突。

当然,年轻人说出这句话时,也必须确定拥有为自己负责的勇气。否则,一遇到小挫折,就忍不住回头向爸妈撒娇、求援,倒头来,还是把人生的责任推回给父母,根本无法真正地「做自己」。

职场是家庭与学校的延伸,尤其在台湾职场上,许多主管与老闆常不自觉地把自己当作是部属的「父母」,进行权威式管教。很多企业家虽拼命学习最新管理趋势,最终仍走回「帝王术」的老路,以製造部属间的恐怖平衡、操纵员工情绪和欲望,达到方便管理的效果。

这种东方式的权谋,让许多人从小到大吃尽苦头。但有趣的是,在各种宫廷与权力题材的戏剧演绎推波助澜下,虽明知不好,一旦当上主管或老闆,还是会用上这套老路术。

岸见一郎说,製造恐怖竞争,只会让团体中「不择手段」的风气更严重,恐怖平衡下的工作者,最终也会设法逃开,徒然提高企业人才流动率。

职场上的权力关係确实比较複杂,因此更需要落实「课题分离」,不分职位高低,每个人把自己与彼此的课题分清楚,各自承担责任,才能避免家庭式权威的观念蔓延。上司若是凡事都要插手、操控,就是在剥夺部属学习和成长的机会。

「不可讳言,身为『老闆』的人,常认为自己有权把压力和情绪转嫁给他人,此时,部属就必须把感受直接表达出来,拒绝情绪绑架。」

岸见一郎说,工作不像家庭,人们无法抛弃自己的父母,但可以抛弃不合格的老闆。如果全力沟通后,老闆仍不理不睬,选择离职反而是件好事。

他指出,当然也有一些人迫于现实压力,不能轻易辞职,此时的因应之道,便是设法重新釐清自己工作真正服务的对象是谁,把焦点专注在他们身上,尽量不要掉进团体坏情绪的泥淖中。例如,医生真正服务的对象是病人,而非院长;老师关怀的对象是学生,而非校长。

另外,企业运作中还要重视「共同课题」的概念,由上司扮演协助的角色,引导部属把事情做好,企业才能往前迈进。至于员工不管是做出离职或留下的决定,都要像阿德勒说的,有承担后果的勇气。

内向型的组织容易纠结于斗争之中,失去往外扩大企业影响力的动能,古贺史健认为,此时,中阶主管就是翻转组织人际文化的重要领航人,应鼓起勇气,带动组织进步。

「人在烦恼时,视野容易变窄,失去好心情和正确判断力,」古贺史健说。有时团体情绪不佳,不一定是组织风气不好,而是受大环境影响。例如,近年来,全球出版和媒体业都面临获利下滑、载体转移的挑战,让从业人员开心不起来。工作人最好能时时提醒自己,跳高来倾听整个产业的脉动,以拉大视野的方式跳脱出情绪小框框。

「传统的组织概念就像『金字塔』,主管和老闆位于最顶端,掌管一切;现在,中阶主管可以尝试着在自己管辖的单位中把金字塔推倒,变成『帆船』的形状。率先放下身段,让部门管理者成为破风的最前端,带着同仁一起向前冲,组织就会变得更积极、进取、有创意!」古贺史健建议。

华人社会讲究「人缘」,许多人会以自己受欢迎的程度来判定自我价值,最后落得过度讨好、失去自我。同事间的情谊也容易变成像姊妹淘或兄弟帮一样,讲究细腻关怀和江湖义气,以情绪勒索来达到目的。最后变成互相取暖的来源,或形成「小圈圈」来排除异己。

面对这种文化,岸见一郎认为,同事属于「平行关係」,更适合用来练习「自立」。

他比喻,每个人在要站起来时,都会本能式地把手伸出来,身旁的人则会反射性地伸手拉他站起来,这并没有什幺不对。不过,若在一个办公室里,有人明明自己具备处理的能力,却动不动就开口请求别人帮忙,常被求助者就必须提高警觉,判断对方是真的需要帮忙,或只是习惯利用他人协助来达到偷懒、贪图小方便的目的。

「一旦确认对方是惯性的依赖需索时,就有义务提醒他,『请你自己动手,别麻烦别人』,」岸见一郎说。东方人常会把「活络关係」和「麻烦别人」混为一谈,但若太常使用「活络关係」当作藉口,长期下来,自己也会变得过度依赖,难以独处。

同样地,在数位介面上与朋友相处,也应遵循这样的原则。阿德勒建立的「自立」和「课题分离」学说已发展上百年,近年来尤其快速普及,蔚为风潮。但网路发达后,现代人动不动就在 Facebook 和 LINE 群组上讨拍、求按讚,在同温层中求取认同和串联,「不自立」的情形似乎更加严重。如果阿德勒还活着,看到现况会不会失望?

岸见一郎表示,希望别人对自己的 Facebook 贴文上按讚,这无可厚非,只要不是製造假照片、假事件来矇骗他人,算是数位时代社交的新方式;但若大小事都要广徵意见、一遇到挫折就讨拍,确实是违反「自立」原则。一个人连自己该不该做什幺事都优柔寡断,也等于是无法确定自我的价值在哪里。

不过,岸见一郎笑着说,阿德勒面对这个现象应该不会失望,反而会觉得:「真是太好了,还有好多人需要好好练习,那就让我们继续努力推广勇于改变、勇于被讨厌的勇气吧!」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