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华为战争杰弗里·D·沙斯

反华为战争杰弗里·D·沙斯

华为公司财务总监孟晚舟被捕事件,是特朗普政府与中国冲突加剧过程中的一个危险举动。


如果正如马克·吐温所说,历史经常是押韵的,我们这个时代也越来越让人回想起1914年之前那段时期。

正如当年的欧洲大国那样,一个由试图维护美国对华统治地位的政府所领导的美国,正在推动世界走向一场灾难。

这起逮捕的背景非常重要。美国要求加拿大在孟晚舟从香港经温哥华转机前往墨西哥的途中将其逮捕,然后将她引渡到美国。

这一举动堪称是向中国商界宣战,也使美国商人出国并遭其他国家采取类似行动的风险上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美国很少因其企业所犯的罪行而逮捕美国或外国高管。


公司经理人通常会因个人犯罪(如贪污,贿赂或暴力)而非所属企业涉嫌非法行为而被捕。

公开挑衅中国

这些经理人当然应该为其所属企业的非法行为负责,包括受到刑事指控;但是首先拿一位中国商界头面人物——而不是数十名涉嫌渎职的美国企业CEO和CFO——来开刀,对中国政府、商界和公众来说简直就是令人震惊的挑衅。

孟晚舟被指控违反美国对伊朗的制裁。但问题在于还有许多(美国或非美国)企业,也违反过美国对伊朗和其他国家的制裁。

例如2011年摩根大通就因违反美国对古巴、伊朗和苏丹的制裁而支付了8830万美元(约3.7亿令吉)罚款,而其主席戴蒙可没被人从飞机上抓走羁押起来。

摩根大通也不是唯一一个违反美国制裁的企业。

自2010年以来,就有以下主要金融机构因违反美国制裁而被罚款:巴西银行、美洲银行、关岛银行、莫斯科银行、东京三菱银行、巴克莱银行、法国巴黎银行、明讯银行、德国商业银行、西班牙外换银行、法国农业银行、德意志银行、汇丰银行、荷兰国际集团、意大利联合圣保罗银行、摩根大通、阿布扎比国家银行、巴基斯坦国家银行、PayPal、苏格兰皇家银行(荷兰银行)、法国兴业银行、多伦多道明银行、跨太平洋国家银行(现更名为灯塔商业银行),渣打银行和富国银行。

这些违反制裁银行的CEO或CFO,均未因这些违规行为而被逮捕和拘留。

在所有这些案例中被追究责任的都是企业——而不是某个高管。

这些人也没有对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前后的普遍违法行为负责,根据最近的统计数据,银行合共支付了惊人的2430亿美元(约1兆令吉)罚款。

反华为战争杰弗里·D·沙斯

硬套莫须有罪名

照这一记录来看,孟晚舟的被捕堪称是实际操作上一个令人震惊的突破。我们当然要让CEO或CFO负责,但要首先从本国着手以免将虚伪自利伪装成某种崇高原则,以及煽动新的全球冲突。

很显然,美国针对孟晚舟的行动实际上是特朗普政府通过征收关税,对中国高科技出口关闭西方市场及阻止中国收购美欧科技企业来削弱中国的更宏大企图的一部分。

阻止中国进军高科技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就是对华经济战的一部分,也是一场贸然发起的战争。

华为是中国最重要的科技企业之一,因此也是特朗普政府减缓或阻止中国进军几大高科技领域的主要目标。

美国发动这场经济战争中的动机有部分是商业性的——为了保护和支持那些落后的美国企业——也有部分是地缘政治。这两点显然都与维护国际法治毫无关系。

而美国专门针对华为,主要是因为该公司在全球推广尖端5G通讯技术方面成绩斐然。美国声称该公司通过其硬件和软件中隐藏的监控功能构成了特定的安全风险,但却未能提供支持这一说法的证据。

而最近英国《金融时报》针对华为发表的一篇诽谤文章就暴露这一点。在承认“除非你能足够幸运地在大海捞针中找到针头,否则无法获得相关信息通信技术收到干扰的具体证据”之后,作者只是声称“你不会冒险将你的安全放在潜在竞争对手手中。”

美国才是全球和平最大威胁

换句话说,虽然我们无法抓住华为的马脚,但照样要将该企业拉进黑名单。

照特朗普的说法,如果全球贸易规则阻碍了他的强盗战术,那幺规则就该被移除。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上周在布鲁塞尔也如数承认了这一点。“我们的政府,”他说,“正在合法地退出或重新谈判那些不符合我们主权利益或盟友利益的过时或有害的条约,贸易协定及其他国际协议。”

然而该政府退出这些协议前,总会通过各类鲁莽单边行动去大肆破坏。

针对孟晚舟的无先例逮捕则更具挑衅性,因为它是基于美国所发动的区域外制裁,这意味着美国可以命令其他国家停止与古巴或伊朗等第三方进行贸易,而美国显然无法容忍中国或任何其他国家去规定美国企业可以或不可以跟谁交易。

针对非国家方制裁(例如美国对中国企业的制裁),不应仅由一个国家执行,而应根据联合国安理会达成的协议执行。

比如联合国安理会第2231号决议,就呼吁所有国家放弃对伊朗的制裁以作为2015年伊朗核协议的部分条件。

然而美国,也只有美国,拒绝让安理会在这些事务上发挥作用。

由此可见,特朗普政府,而非华为或中国,才是当今对国际法治乃至全球和平的最大威胁。

杰弗里·D·沙斯

哥伦比亚大学教授、

哥伦比亚大学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主任、

联合国可持续发展解决方案网络主管

Project Syndicate版权所有

相关推荐